当前位置:

我校优秀毕业生陈渌煜参加郑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八次代表大会

时间:2024-06-27 20:31  来源:高考部  点击: 次  责任编辑:信息中心
        据悉,在近日召开的郑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八次代表大会上,我校2014级优秀毕业生陈渌煜受邀参会,年仅25岁的他再一次证明了他在河南省和郑州市文化艺术界的地位,他的受邀参会也为母校挣得了荣誉。

我校优秀毕业生陈渌煜参加郑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八次代表大会 
陈渌煜与省内众多知名作家合影(右一为陈渌煜)
 
        陈渌煜,笔名野草,作为90后的作家,不到而立之年的年纪却成果丰硕,年少有为。近年来,他笔耕不辍,新作层出不穷。作品见于《青春》《奔流》《中国校园文学》《散文诗世界》《金沙江文艺》《嘉应文学》《天津诗人》《中国青年作家报》《中国青年报》《扬子晚报》《三江都市报》《西南商报》等;作品连续多年入选《2019河南文学作品选·诗歌卷》、《2020河南文学作品选·诗歌卷》、《2021河南文学作品选·诗歌卷》、《2022河南文学作品选·诗歌卷》;并著有诗集《在干燥的地铁里》。

我校优秀毕业生陈渌煜参加郑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八次代表大会 
陈渌煜在会议现场
 
       他还是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巩义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巩义市伏羲路小学文学社团文学顾问等。
        作为新锐作家,陈渌煜受到国内众多作家的盛赞。作家陈啊妮评价道:“陈渌煜的诗歌不仅存在思辨性,同时着力个人经验与社会公共属性生活的深度连接,善于将灵魂的微辉与茫茫寰宇交相辉映,仿佛身处一个平行的空间。”复旦大学博士后董迎春教授说:“陈渌煜的诗歌表现出非常举重如轻的直觉超验和灵性书写特征,他的诗歌在慢慢触及巴什拉所说的诗歌要展现宇宙、灵魂、生命存在及世间万物等难度性、深度性、哲理性的维度。”
        陈渌煜2014年在金融学校就读的时候才开始接触文学并尝试进行创作,我校退休教师赵文红是他的启蒙教师,在他创作之初给予他持续的鼓励和指导,金融学校良好的成长环境也为他的创作提供了思想的沃土和丰富的营养。他也将这段经历写进了散文《启明星的指引》一文中。他的成功既是金融学校优良校风、教风、学风的体现,也是金融学子不断追逐梦想、实现人生价值的体现,向后辈学子展现了中职生也一样大有可为、前途辉煌。
 
附:《启明星的指引》
        离开中专已经快两年了,没有语文课的日子也快两年了——两年前,大约是在元旦的前几天,我们忙碌的复习着,背着书上的知识点,十分紧张,虽然我知道这只不过是一次中专升大专的升段考试,并不是像高考一样,要撞个头破血流才能进到所谓可以改变人生的高等学府。虽然是中专,我们依然很努力,但其中也不免有一些学生在上课的时候开小差。老师也很有个性,有一次上课时,她便给我们念起了文章,我们边写作业边听,故事的名字我已经忘记了,不过内容我依稀还能记起——在你20岁时,你可以穿地摊上的衣服,可以吃着街边的小吃可以……但你长大后,当你穿着地摊的衣服,当你因为经济问题无法坐进飞机的头等舱时,你就会感到无比的失落……这个故事我现在还影响着我,甚至改变了我的人生……
        2014年,我进入了郑州市金融学校,说实话,我当时的心情很复杂,当别人家的孩子兴高采烈的去上高中时;当别的孩子吹嘘着自己中考的分数时,我所面临的就只有“郑州市金融学校”这七个大字。在初中的时候,我一直是所有老师的反面教材(除了历史老师)。我甚至认为,所有的老师都只喜欢考试成绩比较好的孩子,可是我想错了,在这个学校里,我遇到了我的语文老师——赵文红,我记得当时有一个作业,就是每周写一篇读书笔记,我当时写的是《阿Q正传》,老师看见甚是兴奋,可能她也无法想到一个中专生竟喜欢鲁迅的文章。我很是高兴,一口气就把语文书里的《诗经·采薇》全部背会了,老师要求的是只背诵最后一段。
        我这个人还有些兴趣爱好,虽然语文学的也不算太好,不过我喜欢写一写散文,诗歌,起因就是抒发我内心的苦闷。后来老师知道了,就和我进行了更加深入的探讨,她没有把这些爱好归类于所谓的“不务正业”,相反,她甚至还在空间里转发我的文章。在中专时期我写的作品过于轻柔造作,老师就陪我逛操场,一圈又一圈……当她提出她的观点,有时我真的想反驳她,但是却没有(当初我天真的认为诗歌比较讲究形式上的美感)。写了一段时间,发现自己越来越无力,灵感越来越少,老师就送了我几本外国的诗集,我看完之后豁然开朗。还依稀记得那一天,因为下雨,我和我同学坐在教室里,忽然,语文老师抱着一摞书走到我的教室门口,我真的很感动,如果没有它们,我可能就放弃了。
有时候,我也会去她的办公室坐一坐,得知她原来是教初中的,我就问她现在教着这些没有上进心的中专生,是不是觉得很苦恼?老师只是呵呵一笑,我便不再问了。
        “刚才还在纷纷扬扬的飘着的雪,此刻也停了。皑皑白雪映着明净的窗子,那写着‘北海亭'的布帘子,在正月的清风中,摇曳着,飘着……”这是我最喜欢读的两篇课文里面的其中的一篇——《一碗清汤荞麦面》。中专语文教材里的课文选的好啊,读课文的时候,不再是为了考试;不再是为了只把这些优美的文章当成你得分的工具。老师每带领我们读一次,我们就有一次新的感受。从林清玄的《好雪片片》到刘国正的《过万重山漫想》;从铁凝的《哦,香雪》到陈启佑的《永远的蝴蝶》……讲的每一篇都是心灵的震撼,而不是像初中一样,只画知识点的悲哀。
        “同学们,要注意了啊,今年的考试……”转眼来到了最后一学期,这也是我最遗憾的一学期。我们开始做卷子、背题、写作文,通常都是我们边写知识点老师边给我们讲故事。到了最后一节课,我想了无数种可能,老师可能会再告诉我们一些人生的哲理;可能再啰嗦几句,让我们到大专后坚持读书,让我们……,可惜老师说的是考试的注意事项。我多希望那一节语文课可以慢点结束,因为我知道这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后一堂语文课了。
        虽然,我有些失落,因为我曾想过无数种哭泣的可能,老师也许会说一些鼓励我的话;也许会让我们再把《国殇》或者《过秦论》背一遍;也许……,唉,哪有这么多的也许啊,这种不似告别的告别现在想起来才更有意义,老师这样做无非就是想让我们考上一个好学校而已。
“叮铃铃……”铃响了,是啊!像第一次下课时一样,响了,就要放学了,我们便不是中专生了,我们就长大了,我们就……唉,铃响了就长大了,老师还会教其他的学生,还会像现在一样,真的让人……让人感到一丝丝的伤感。
最近知道老师快退休了,我五味杂陈,不知道我的老同学会不会和我一样。我忽然想起了以前我问她的那个问题:“教中专生是不是比初中生要辛苦?”
        我看着曾经的照片,忽然知道了老师的答案:既然出席了,就必然会在某间教室里,有书、有黑板、有学生……笑着就行了……